欢迎光临云南大韬律师事务所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0871-65719550

传真:0871-65719533

邮箱:dataolawyer@126.com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白云路548号丹彤大厦11楼

版权所有 2018 云南大韬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7004313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昆明

新闻资讯

 

难忘一案——甘静辉律师

作者:
甘静辉律师
发布时间:
2018/12/25
浏览量

       有人说人生的三件大事是职业的选择、婚姻及对子女的教育。我感到幸福的是从事了自己喜欢的职业——律师。正如一位优秀的电影导演拍出的片子不一定都叫座;我在近五年的执业律师生涯中,也有酸甜苦辣。下面说的是一桩劳动争议案件的代理给我留下的思索。

      1993年末,某厂总工程师兼厂技改办主任杨某经大学同学段某的邀请,决定通过正式调动,到段某任总经理的某设计部工作。在鼓励科技扶持的背景下,设计部当时正与路南县(现石林县)合作部,并以设计部派出的技术人员在石林县维则乡工作,港式劳动法未颁布,杨某与设计部段某之间没有书面劳动合同,1997年设计部与石林县的合作出现了问题,杨某经石林县单方面挽留,继续工作。199810月,此厂经法定程序宣告破产,杨某找石林县解决工作及福利待遇等问题,杨某又找设计部段某解决,段某认为杨某不听设计部不安排,劳动关系已实际解除,可怜杨某58岁从原始单位调到设计部,放弃了包括住房在内的很多东西,先突然没了着落,经朋友介绍,决定委托我。时间已到1999年元月份,我分析了整个案情,认为杨某的权益确实受到侵害,但对整个案件的难度和将会产生的实际效果估计不足,成为杨某后来对我的埋怨和不信任的因素。

      由于劳动仲裁是必经程序,我先申请劳动仲裁,被以设计部和杨某之间没有书面劳动合同为由拒之门外,后被告知劳动执法监察处管,但主管领导开长会没人理,接着又说因调动引起的纠纷由人事部门管。我往返劳动部门、人事部门之间跑了十余次后,终于拿到了劳动仲裁部门不予受理的裁定书,总算告状有门了。接着是诉讼请求和相应的证据,我认为杨某的劳动关系所属问题是关键,然后才是杨某要求的从化工厂破产到起诉时拖欠的工资、住房、其他府里待遇,因为设计部是集体性质的法人机构。单位存在,杨某又未到实际退休年龄,只要证明可劳动关系所属问题,杨某的问题就应当算是有了着落。按这个思路,我收集了设计部的工商登记材料、设计部商调杨某的函以及杨某原单位同意调出的文件和杨某在原单位的福利、待遇标准情况。杨某在涉及部工作的工作证等相应证据提交法庭,并在法庭上初始了1986年和1988年国务院管与科技扶贫人员的政策规定。这期间不知道跑了多少次法院,在2000年元月份,法院终于裁决:杨某和设计部存在着劳动关系,设计部应当解决杨某的福利。待遇问题。但是杨某的具体请求不予支持,应当由劳动仲裁部门解决。我认为尽管杨某的实际请求未实现,但完全解决问题已指日可待。只需对具体要求部分在申请劳动仲裁或直接和设计部门协商即可。正当我满怀信心,继续为杨某奔走时,杨某却要求中止代理关系,理由是我没有为他在法院的裁决上争取到实际结果,并要求退回律师代理费及按约定预收了的办案费。

      那时,我感到十分委屈,要求退费不说,辛苦了一年,最后连句好话也没有,但冷静思考后,我认为杨某的心情可以理解,自己在整个办案过程中可能存在不足。其一,我对案件的难度预见不够,而律师提供的是法律服务,并不能保证结果。在这个认识问题上与杨某交流不够,题使他产生了认识上的偏差,导致杨某认为请了律师就一定能达到他所要求的目标;其二对律师的具体工作情况,我与杨某交流、反馈不够。我接受委托后 进行了大量的工作,但很多情况没有让杨某了解。一年中我付出了辛勤的劳动,但裁决结果却让杨某感觉不满意,可这是整个法律制度的问题,并不是一个律师能把握的啊!

      虽然我退了部分费用后终止了和杨某的委托关系,但思索并未停止:如杨某再次申请仲裁,其请求得到支持,设计部能否履行?杨某是否应该反思一下任何行为都有风险,自己对可能出现的风险承受力有多大?劳动仲裁部门作为行政部门,她的责任社义务是什么?他对自己的裁决,执行力度有多大?社会正处于转型时期,人力资源合理流动是市场经济的必然,但相应的法律规范不健全,人才流动的渠道如何疏通?

      执法力度不够,社会矛盾突出,这是每一位有识之士应予关注的。依法治国,不能之士口头禅,应体现在社会生活的哥哥层面。这是每个公民对未来的良好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