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云南大韬律师事务所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0871-65719550

传真:0871-65719533

邮箱:dataolawyer@126.com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白云路548号丹彤大厦11楼

版权所有 2018 云南大韬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7004313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昆明

新闻资讯

 

五岁小孩被电击失去双臂事件|——黄滔滔

作者:
发布时间:
2000/12/14
浏览量


案情简介
张某某,男,5岁,98年五月被高电击伤丧失双臂。事发后,当地政府和公安部门均参与了调查,但因未能查明事故原因而使问题悬而未决,当事人因无法治疗伤情而燕姐乞讨,生命为在旦夕。律师处于良知接受委托后经过多方努力,终于寻到一名当时遇见事发的目击者,疍民领的问题是:除此一名目击者外,却无其他直接证明相印证;同时,由于事发后受害人之母精神深受刺激,语言表达前后矛盾,骑在公安机关所作的陈述与该证人陈述 存在诸多不符之处。但,孩子的受伤是事实,受伤原因也在情理之中。可情理、推理毕竟不等于证据。于是,律师手握千辛万苦得来而依然为数不多的证据,开始了艰难的诉讼……
其间,通过律师种种努力,社会各界伸出援助之手,熬煮了挣扎在死亡边缘的受害人性命。后该案一审胜诉,对方不服而上诉。提出:1.受害人究竟是何种原因因致伤不清;2.是否系变压器所伤不清;3.是否为上诉人所有的变声器所伤不清;4.上诉人应否承担责任不明等四大观点。同时针对证据也提出诸多质疑。
面对着强大的压力和挑战,律师从法律、逻辑、情理等多角度分析论证己方观点并驳斥了对方的观点。
云南省高级法院完全采纳了黄滔滔律师的观点,二审再次胜诉。此案在昆明曾引起广泛社会关注,多家新闻媒体追踪报道。
下面就是黄滔滔律师的二审代理词,从中对当时法庭论辩的激烈与精彩可略见一斑,同时也浸透着一个律师的激情、良知及严肃的责任感。

代 理 词——黄滔滔律师

审判长、审判员:
我受本案上述人法定代理人之委托担任其诉讼代理人,现对本案作出如下代理意见供法庭参考:
本案被上诉人的损害后果及案中所指的变压器的严重违规是肯定的,代理人仅针对上诉人提出的争议焦点,作如下反驳及代理意见:

一、关于被上诉是何种原因致伤问题。
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提供的云南省高院《伤残鉴定》只能对伤害程度进行鉴定,而不是致残原因的鉴定。
对此,代理人需要强调一点:被上诉人之伤情是 何种原因造成,在医学上并不难区分和判断——出高院的鉴定外,被上诉人还提供以下证据证实:
1.昆明焦化制气厂职工医院《病情诊断病历》证实:99年5月4日,被上诉人被电击伤;
2.该医院的诊断医生证实:起当时看到上诉人的伤情:“双手都被电烧伤”。
3.云南省工人医的《病历》《病情证明书》及《出院证》三份证据均注明“(被上诉人)双上肢电击伤后干性坏并感染”。
最后需要强调的是:其实稍具一点客观常识的人都应该知道,类似被上诉人这种伤情的特殊性——双臂瞬间被烧焦而性命尚存,且其他部位均完好无损,除了电击伤外,还有那种物质或原因,会造成这样的特殊损害?
以上证据及客观常识都能清楚地证实:被上诉人之损害原因系电击所伤。而一审判决也绝非仅以高院《伤残鉴定》作出结论——高院的《伤残鉴定》有两种功能:1.鉴定伤残程度;2.和其他医院的病情诊断一样,从医学的角度认为:系电击伤
。这是合乎情理的。
在这里,有必要说明这样一个与之相关的问题: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之母曾向公安机关陈述:事发之日因无钱而未治(疗伤情),因此,不可能有焦化制气厂医院的《病历》。请注意:无钱治病并不等于当时没有诊断伤情,而恰恰 相反,上诉人之母和医生的证言及焦化厂医院的《病历》都证实:事发之日确实到过医院诊断过,(因此有了《诊断病历》),但因没钱而未住院治疗——证据是互相吻合的。
二、关于是否是变压器所伤问题。
代理人认为:该问题其实是没有意义的——变压器本身并不伤人,伤人的是电。因此,此问题的最终落脚点实质是一审判决界定的: “被上诉人究竟是在哪台变压器上所伤,或者说,是否是在第一被告所有的变压器上所伤的问题。”
关于此问题,被上诉人提供了如下证据予以证明:
1.昆明真元公证处所作的《现场勘验记录》证实:(所)勘察的变压器距被上诉人居住地直线距离约二十余米(严重不符合规范)。这不仅证实了该变压器的客观位置所在,也首先证明了该变压器存在着致被上诉人伤害的极大可能性。
2.证人冯某某证实:他看见被上诉人扒在变压器旁、双手双掌被烧焦,该变压器距被上诉人家约三四十米,该变压器周围堆了很多瓜子石(碎石)。
3.被上诉人之母通过照片指认其从变压器旁边抱起上诉人时的受伤位置,与冯某某的证言相吻合。
4. 再次强调一点:一审庭审中,第一被告承认:被上诉人家附近的那台变压器(即证人冯某某和被上诉人之母共同指认的那台变压器)系第一被告所有,有秦某某承包使用。
5.被上诉人提交了秦某某的证言,证实,她承包的那台变压器距上诉人家“上下点距离,月二三十米,周围推了很多瓜子石。”与冯某某所证实的事故变压器位置相吻合。
还有一点任何人不能也不敢否认的客观事实:在距被上诉人家一百米范围之内,只有着一台变压器,这也从客观上证实了就是且只有这一台距被上诉人家二三十米、有秦某某承包的,冯某某看见小孩烧焦手掌后扒在旁边的变压器,就是致被上诉人触电的变压器!
在此,代理人针对上诉人对证人冯某某证词的异议,作如下反驳:
1)上诉人认为冯某某与被上诉人父母系同乡,处于同乡情谊而陈述不实,代理人认为:这样推断是牵强的——1.法律规定:凡是知道案件真实情况得人,都有义务作证——同乡并不影响其证词效力。2.冯某某在事发前并不认识被上诉人一家,与被上诉人一家无任何工作偶见事发,其不存在作伪证的基础。3.冯某某所看到的情景,在现实生活中是不常见的,正因为如此,才印象特别深刻,而将这种不常见的情景向他人(赵某某,潘某某)摆谈,才恰恰显得合乎常理。
同时,作为传来证据的提供者赵某某和潘某某,是在何时听冯某某谈及此事呢?——显然,如果二人是在本案已诉至法后才听到其谈起,那就真不正常了。但是,两人都清楚的证实:是99年5月4日——而在5月4日这一天,冯某某既不知道也预见不到被上诉人以后会提起诉讼,怎么可能在5月4日的当天就向他人陈诉意见与自己毫不相关的虚假事实呢?
为什么赵某某、潘某某能清楚地记得冯是在事发当天(5月4日)想他们摆谈此事呢?这也是代理人认为勇当认真问清的问题。赵某某称:那天他读书的表弟进城来来找他,说五四青年节放假,所以清楚地记得那天是5月4日;潘某某称:他刚从老家开昆,离家是5月1号,到昆三天后去找赵某某,记得清楚——离家启程的日子通常印象比较深。这也恰恰是合情合理的——以上证言的合乎情理性和互相印证性均证实了冯某某的证言是真实可信的,这也是一审判决予以采纳的原因。
另外,关于上诉人强调:证人冯某某不可能看到小孩被变压器点击的现场,因为冯某某所在的位置与变压器之间横亘这一排近三米、长约一百米的民房工棚。这一论点本身就存在明显的前提错误|——上诉人本身就不清楚冯某某当时在什么位置,怎么认定工棚在冯某某与变压器之间?现代理人提供一组照片(该照片与真元公证照片同时摄制)。照片能清楚显示:冯某某在其所称的小路省,工棚并未横在其间,他完全能看见小孩扒着的位置。
2)关于被上诉人之母胡某某的证言。
上诉人称 胡某某在公安机关的陈述与冯某某的陈述有重大矛盾,两者之间只能一真一假。同时称其始终坚信冯某某的证言系伪证。即胡某某的陈述是觉对真实的。——请注意,如果以上述人的逻辑:胡某某的陈述全部都是真的那胡某某也曾说过小孩就是在事故变压器上所伤,但又为何被认为是假话呢?
退一万步说,即使胡某某的陈述与事实有些出入,这完全是情理之中的是——唯一的幼子惨遭横祸,这突来的打击和激烈的刺激令这位文化程度极低的农村妇女行为上不知所措,更何况语言表述,这恰是情之所至的表现。
正是考虑到胡某某在强烈刺激后表述的不着边际,代理人没有记录其陈述,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她不论表述上如何不着边际,但孩子是在哪受伤,他绝对不可能记不清的——一个人在何处受到最强烈的刺激,她是永远忘不了的,这正是人的本能所在——如同现在年幼的被害人,现在他依然什么都不怕——除了变压器!
法律的宗旨在于维系和恢复社会公平状态,碎玉受害人之母这样处于弱者地位且受到强烈精神打击的无文化的农村妇女,要求她的所有陈述象正常人一样流畅无误,前后无任何出入、并要求其提供更多的目击证人,这种苛刻本身就有 违法律的宗旨,更重要的是:我们必须尊重客观事实——如果客观上就只有一名目击证人的话!
审判长、审判员:
面对年幼无知而惨遭横祸的孩子,相信我们在坐的每一位心情都无法轻松——被拒不论降临在谁的身上,都终究是一种悲剧!
今天普通的诉讼,对他们是何等的不易——无助的他们,找过公安厅、市政府、省政府、省残联、司法厅。基于此,我带着深深的沉重感来到了法庭上,我借助今天的庭审机会,表达我,同时代表众多关心孩子命运的人诚挚的希望:
——希望这样的悲剧永远不要再发生!
——希望孩子的不幸能得到我们大家共同的同情和关爱,也让孩子永远以善意对待和回报每一位善良的人们,一维系人类社会大家庭的善良风俗!

二000年三月二十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