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云南大韬律师事务所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0871-65719550

传真:0871-65719533

邮箱:dataolawyer@126.com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白云路548号丹彤大厦11楼

版权所有 2018 云南大韬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7004313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昆明

新闻资讯

 

江平教授:律师要有正义感,始终做到表里如一、为权利斗争

作者:
发布时间:
2018/10/08
浏览量

 

来源 | 江平,著名法学家、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民商法学博士生导师

声明 | 本文仅供交流学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删除。

 

 

 

 

律师要有正义感,做到表里如一、为权利斗争

——江平访谈录(节选)

 

江平教授:律师要有正义感,始终做到表里如一、为权利斗争

 

导读

 

采访时间:2004年11月1日

采访地点:北京江平先生寓所

 

江平先生被称中国民法的“教父”,如果说民法的核心是个人的尊严与自治的话,那么它最大的对立面就是计划经济和政治国家。为权利而斗争的律师呢?时时刻刻需要面对不也是强大的政治国家吗?选择江平先生,不仅是因为他在法学界的名望,更重要的是他秉持的理念与我们心心相通,何况,作为一位法学精神的引路人,律师的荣辱兴衰也一直是先生的心之所系,多年来,他一直奔走前沿,为法治呐喊,为宪政呐喊,也为急需助一臂之力的中国律师呐喊。

 

律师要有正义感

 

赵国君:您好,江先生,很高兴您在百忙之中接受我的采访,谢谢您对中国律师命运的关心。长话短说吧,在刚刚结束的第四届中国律师论坛上您做了个报告,名字是《中国律师的环境与资源》,您提到:抛开外在限制,律师的资源有一部分是自己给弄丢了,为什么这么说呢?

 

江平:律师的环境就是法治的环境,法治的环境越好,律师从业就越方便,法治环境越差,律师自己的执业环境就越不好。现在确实有的律师在破坏自己的环境。律师本身搞一些违法的事情,想融通和法官的关系,去开辟资源,使自己能够更多胜诉的机会,这本身就在破坏法治环境。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讲,我说,律师不能自己破坏自己的生存环境。

 

赵国君:有的律师说:为权利而斗争,有的律师说:我与正义无关!是有钱就说理?还是为了追求正义而战?无论国内国外,这都是一个令人困扰的问题,如何平衡二者之间的关系呢?

 

江平:关于这个问题,包括律师为权利而斗争也好,仅仅是问题的一个方面。我在讲律师的时候,始终认为律师包括两个方面:

 

第一个,律师学了法律应该有个治国之道吧,要遵循法治的要求,要有一个理念。学法律的人固然需要埋头于法律条文的诠释和学理的探索,但离开了民主、自由、人权这样基本的目标,法律就会苍白无力,甚至可以成为压迫人民的工具,镇压不同意见的人的工具!所以就不应该忘记法律的崇高目标。

 

另外一个方面,也要有个谋生之道,或者说服务之道。律师并不是不食人间烟火,律师首先是一个职业,职业有个存在的前提和发展的基础,就是谋生之道。认清这两个方面是客观对待律师的前提。

 

赵国君:可现实生活中,眼睛向上,向钱的律师太多,惟利是图和讼棍型律师极大地败坏了律师的形象和声誉,人们对律师的评价好像并不高?

 

江平:田文昌律师不久前说过一句话:律师既不是天使,也不是魔鬼,既不代表正义,也不代表邪恶。这句话说的比较客观。律师并不是天使,任何人找到律师后,律师就能够得到一切,好像律师天生来就能摆脱人间的苦难,也不是这样的。但也不能说律师就是魔鬼,因为收了人家的钱了,就说他的不好,也不正确。我的意思是:应该先按一般的人去看待律师。当然,他又不能等同于一般的人,应该有更高素质的要求,除了为当事人服务之外,还应该心存一个理念:为权利而斗争!为中国的法治建设而努力!

 

确实有些律师违反了职业道德,但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惟利是图的人任何一个行业都有,医生有,教授有,甚至院士也有,不是律师行业的“专利”,要用平常心去看待。但是,如果惟利是图走向了反面,医生就是拿红包,不给红包就不好好看病,律师拿了当事人的钱就不好好服务了,这些问题都是走向了极端,已经违反了职业道德,要坚决予以反对的。我的意思是,讲律师应该是什么样人的时候,一要有一个比较高的道德标准,二要有平常心。不是要求所有的律师都是超人式的,都是为了一个崇高的目标什么都不需要的,也不客观,当然我们希望更多的好律师出现。终归许多律师是靠这个职业生活的。对现实的宽容并不否定律师的崇高使命,并不是鼓励人做得更差。我想,这个道理很容易明白。

 

赵国君:幸亏我们这个时代还有像张思之先生这样的律师,一身正气,不畏权势,对以力压人而不是以理服人的势力进行了殊死的斗争。我觉得从他身上体现了一个好律师所具有的使命感和正义感,您认为我们的律师应该具有怎样的使命感和正义感呢?

 

江平:我觉得律师的使命感有两个:一个确实为那些需要法律援助的人提供帮助,为弱势阶层服务,为他们的利益而奋斗。另外一个方面就是为我们国家的法治建设起到推动作用,当然现在法治环境并不好,腐败也好,以权谋私也好,应该是不畏强权吧,不畏强权,服从法律。我想张思之律师可贵之处也正在于这两点吧。他为那些弱势群体,包括政治上受到迫害或没有公正待遇的人出庭辩护,表现出难能可贵的勇气,的确是不畏强权的化身,的确让人钦佩!

 

我觉得正义感本身就是要解决是非善恶的问题。律师就应该以维护基本的人权,实现社会正义为使命。学法律、运用法律的人要有一种善恶的观念,要有一种悲天悯人的情怀,也要有一种拯救人们于苦难的情怀。所以,正义感是很重要的。

 

不要有双重人格

 

赵国君:从您、张思之、蒋彦永、茅于轼、吴敬琏等等一代人的身上,我们看到的是一种精神,那就是对民主、自由的无比珍视,对公平正义不尽的追求,一股说出真话、追求真理的勇气,您们的家国之忧,忧患意识,道德勇气都是非常难得可贵的,我们这一代人先天教育不足,或者是被严酷的环境打断了脊梁,或者是被泛滥的利益收买了灵魂,极为缺乏这种精神,在重大的社会事件面前惊人的沉默,在组织起来的情绪里无端的咆哮。当然,皇帝穿不穿衣服的话是没人说出来的。您也曾说,学法律的人缺少赤子之心!律师应该具有怎样的赤子之心呢?

 

江平:任何一种职业只要存在某种权力,这种权力都有被玩弄或滥用的危险。有权的人要玩弄权力,有钱的人玩弄金钱,医生也可能玩弄医术,懂得法律的人也会玩弄法律。可以说是个规律,人只要手中掌握着别人没有的东西就会滥用。孟德斯鸠不是很深刻地指出过,自古以来的经验表明,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所以才提出三权分立,以权力制约权力的伟大理论么。做教授的也要考虑,手里有了专门的法律知识,是不是也存在谋私的权力了呢?

 

在这个问题上,要不断地反思,自己的这种言行是不是对得起良心,对得起社会,对得起历史赋予我们的责任呢?应该深思。

 

我们这些人过去都处在压抑中,政治运动,严酷环境往往容易使人形成双重人格,双重人格反映了环境的残酷,也反映了人性的脆弱,无论从事什么行业都容易有扭曲的心态。我认为做人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尽量避免扭曲的人格。所谓宛若赤子也好,赤子之心也好,应当是始终如一,表里如一。

 

一个人一辈子下来大体上都是这样的,怎么想的就怎么说的,怎么说的就怎么做的。表里也应该是这样。有一些人之所以可贵就是因为他们是这样的人。像蒋彦永也好,吴敬琏也好,并不因为现在他们有很高的地位了就觉得够了,他们还是有很多社会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还要继续为自己的理想、自己的理念去奋斗!赤子之心不仅是始终如一,表里如一的年品质,还应该始终有为人民、为社会的责任感,而不仅仅是追求一己之得失和生活上的安宁,有一个精神上的追求。